首页 景藏文化 新闻中心 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 景藏健康产业基地 健康园丁 汇慧会 健康咨询 健康评估 景藏健康公园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景藏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景藏新闻

新闻导航


许嘉璐副委员长在《中国景藏健康投资国际论坛》的主题演讲(全文)

更新日期:2011-7-19 9:31:47  


    (此篇演讲稿为许嘉璐副委员长在2011年7月18日《中国景藏健康国际投资论坛》上的演讲全文,文章未经原作者审阅。)

 

各位专家、各位企业家、各位来宾:

 

  “中国国际商会健康产业国际论坛和中国景藏健康投资国际论坛”在中国贸促会礼堂里举行,我想这是有一定象征意义的。这就是用文化方式科学地促进人类的健康和产业的结合,促进健康产业的发展、商贸的发展,而且是国际商贸的发展。我前来祝贺,就想谈谈我对中国国际商会和景藏联合举办这样一个活动的内涵的心得体会,请各位指导。

  论坛组委会事先给我准备的一份背景资料我看到了。我自认为其中有这样几个关键词语:第一个关键词语是“健康文化创意”,重在“创意”;第二个是“健康产业和它的融资融智”,我想“融智”是关键;第三个是“科学的文化方式”中的“科学”。简言之,“创意、融智、科学”。——我猜测,这是论坛的主办者最想要的、最重要的东西。

  刚才在与万季飞会长和王雁院长交谈的时候,我说了这样一句话,这也是自己过去的文章与讲演里经常谈到的:“缺乏文化的经济,无异于是在沙滩上建造大厦。”尽管大厦修建得很辉煌、很壮观,但是由于没有文化的基础,是沙滩,可能要崩溃于瞬间。过去我们谈文化,经常想到的是各种文艺形式和演出,包括小说、诗歌、散文、戏曲、歌舞、电影、电视等等。
    ——不错,这些都是文化。但这些诉诸人们感官的文化,只是文化的一种形态。在各种文化形态中,无不包含着不可言说、不可思议的一种理念。

现在姑且让我这个医学和健康事业的外行人,对当前世界上有关健康事业的科学,做点似乎是指手划脚的评论。

大家都知道,人类维护自己的健康,这几乎是在人类之成为人类之后就出现的现象。尽管原始人在原始社会还没有形成文字,没有给我们留下直接的、证明当时人类重视健康的证据。但是,根据出土的文物,我们可以推想这些出土文物所反映的当时社会生活状况。因为任何一种文化现象都不是突然从天上掉来、或从土地里冒生出来的,它都经过了长期的酝酿、探索过程。例如,出土的新时器时代文物里就有石针。这种石针是缝不了衣服的,是不是当时的人们用它来刺激已经发现的身体上的个别穴位?又例如,考古发现了一些石球、玉球。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用处。也可能是用于研磨的东西,也可能是在人身体上按摩的物件。——这些,我们都无法确证,只是一个推想。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就是人们关注自己生命健康的历史是很久远的。

进入到现代社会,也就是接近三百年前,当西方的医学从修道院里解放出来,成为一个学科的时候,有些发明就接连出现了。于是,对当时威胁人类健康很严重的传染病、寄生虫病开始进行治疗。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探索、研制,人们现在对于一般的传染病和寄生虫病,已经有了比较得力的应对办法。这样,现代社会就进入到第二阶段,开始能够对人类一般的慢性病进行治疗、康复。那么,从上个世纪末,或者说从上世纪后半叶到现在,又进入了第三阶段。第三阶段主要是对人体疾病的预防、控制,以及人类争取不再是疾病的攻击对象,而能够主动地抵御、防止疾病的发生。就全世界人类而言,大多数的民族和国家,大体都走了这样一个路径。也就是说在所谓现代社会之前和现代社会,截然是两重天。

  而今天,不可讳言的是,包括中国在内,全世界的统治文化或者说强势文化是西方文化。而西方文化常常是只见身、不见心,只见部分、不见整体,只见分、不见合。

  今天我们不是一个文化论坛或者哲学论坛,而是一个健康产业的论坛,那么就请允许我从西方文化弊病的一面——当然它也有好的一面——来分析健康产业的问题。只见身、不见心,这是西方医学的共同点。大家都知道,西医就管看病;心的病呢,专有心理医生。心理治疗有心理咨询所,医院里不设置。医院都是动刀动枪的,有手术刀啊、核磁共振啊、B超啊等等,我就称它为“动刀动枪”。

另外,只见部分、不见全体。嘴上长个痈,我只治你的痈。诊断之后切除,或者叫引流,让它慢慢愈合。至于这个痈的产生和其它的脏器有没有关系、和这个人所生活的环境是在南方、是北方、是山上、是海边,这些方面不会去考虑,和这个人的心情状况也没有关系。而《黄帝内经》上说,“膏粱厚味,足生大疔。”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整天吃山珍海味,油腻多了,你就容易长痈、长疔。西医考虑不到这一点,只见部分、不见全体,头疼只给你吃止疼药。他就不知道这个人为了做生意、为了跟别人怄气,身体严重受损,病气通过经络体现,于是发现头疼症状的道理。

第三,只见分、不见合。人是一个有机体,我姑且不用道家的说法“人就是一个小宇宙”,至少它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经过多少亿年的时间,我们从初级动物逐步进化到人类。每一个器官和器官之间的关系都是为了应对客观环境的挑战,而发生的进化、完善、再进化。这样,一个人总体来说,能够在早晨起来感到精神很舒服,然后一日三餐保证有“三个饱”;如果再有条件就做到“两个倒”,中午能睡一会儿觉和晚上睡觉充足;如果工作条件不允许,就要“三个饱、一个倒”,这样第二天才能精力充沛。西医没有想到,人本身就是个小宇宙,需要整体内部的充分“和”。说这个部分不舒服了、那个部分不舒服了,是人体整体不和、是这个系统和那个系统打架了。你只治打架的一方——比如治疗疔、痈、头疼——你忘了还有造成不舒服因素的那一方了。

只见分、不见合,于是出现了很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这种啼笑皆非的人大多数是中国人,外国人习以为常,不觉得可笑、可悲。例如,假如你的胳膊发麻,请人按摩,没有解决问题;到医院做检查,做各种仪器的测试,都查不出原因来。每到一科,有大夫还得把你推到另外一科。他们会说,“我这外科是指损伤啊、跌打骨折啊,需要做外科手术的,这个我们做不了。”到神经科去,神经科大夫用各种仪器再做实验,还是检查不出来致病原因。但我麻的右手不能动,这种症状中医谓之“脾主肌肉”,应是脾经方面的问题。那好,找一医道比较好的老中医,按照中医的理念,开几副有针对性的中药一吃,右手不麻了!

“科”越分越细。乃至今天,西方的声、光、电、计算机技术发达了,于是一代代新的医疗仪器不断出现,各国都用很高的价格买来使用。于是,检查又分科了,放射科,只管透视和照相;其它的,又是别的科的事情了。乃至超声波都可以是单独的一科。——一个整体适当的分科是有必要的,这种分科的理念和方法就保障了二百多年来我们自然科学的迅速发展。这就把三百年前混沌的、在修道院里整体的一个科学细分成很多科目。但是,这些分科全是研究和解决物质世界的问题,我们并不能完全依照研究天文学、地理学、物理学、化学那样的思维,去划分这样一个世界上最完美、最精细的人体。因为人体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这就是西方只知分、不知合的弊病。

而中医呢,恰恰相反,它是“整体论”,认为人是一个整体。它没有像西医那样的还原论。“还原论”是什么呢?首先人有表有里,叫内科、外科;有男有女,还单分一个妇科;还有儿科,儿童阶段是儿科;人有五官,于是又有耳鼻喉科眼科。——西方是这样划分的。原来的设想是,当我们把人体的每一个细部都研究透了,再回头整合起来就是人的整体。但是三百年过去了,人们发现科目越分越细,最后已经回不来了。回来构成它的整体,认识人的整体、治疗人的整体,这就叫“还原论”。中国的医学从来都是“整体论”。中医既把人体看成一个整体,也把宇宙看成一个整体,人是宇宙的一部分。因此,人和宇宙的关系应该友好相处。而且,人体的任何变化都受着宇宙的制约。

根据这个整体论,于是衍生出了很多有关健康的观念和成果。例如,针灸的远端取穴,这在西医是很难理解的:胃不太舒服,扎一扎针或者按摩一下小腿上的足三里穴,一会儿就好了。说偏头疼,左边疼,要扎的那个主穴就是右小臂的列缺穴。牙疼扎合谷穴,远吗?  再比如,中医讲最高明的“上医”治未病:人还没病呢,我就开始吃药,防止可能发生的病、将要发生的病。“中医”治欲病:人要病了、有了征兆,我不让它发泄。——这些道理咱们现在都不懂了,这不是很深奥的理论。早上起来嗓子有点不舒服、鼻子有点痒痒,冲两包感冒冲剂,欲病未病,事先就调理好了。“下医”治已病。“下医”,就是一般的医生。大家都知道SARS的厉害。最后经过激素治疗,我们很多的医务工作者和病人都瘫痪了,因为激素太多,损伤了骨质。而有的地方,就中西医配合,不让病毒发散到骨组织,这种病的损害就小了。而有的地方只是靠中药就把高烧退了,并又遏制了病毒的继续蔓延。当然,这种非常规的传染病,还有它的特殊成长规律。不管是禽流感、SARS,都是来势很凶猛。然后,唰,没了!怎么没了,不知道,有待中外医学家的研究。并不是人类打疫苗等等给遏制住了,它就是忽然消失了。就是说病毒在演变过程中,变到一定程度,它自身就不能生存了、已经变得对人类无害了。其实何止是这些病啊,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发生的鼠疫,造成欧洲五千万人死亡,有的城市全空了。后来人们才发现,让大量的猫进入城市,鼠疫就没了。据说是猫把老鼠吃了,我对此持怀疑态度。大家如果到西班牙,乃至到匈牙利的城市广场,都会见到那里有一个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鼠疫灾难的镀金雕像。那是人类的大灾难!鼠疫也是流行了大概两年多之后,忽然就全没了,连老鼠都不见了。

  ——大自然是奥妙的,单靠着治表不治本、治部分不治全体,这样的科学认识不清楚,因为有些东西至今还是不可言说、不可思议的。说一切都可言说、一切都可思议,根本就是不可兑现的。这是西方的的理念。

  话再说回来,谈谈中医的整体论。很具体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把人的思维、感情和它的健康视为一个整体。因此,我很赞赏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和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的合作。要促进健康产业发展,据我刚才所说的关键词,就在“健康文化”方面,还有“科学的文化方式”。我想文化根本的功能和它的能量,都是作用于人心的。这样强调文化,就把身、心融为一体了。刚才走在路上,我和王雁院长还说了这样一句话:“景藏文化就是如何把身心融为一体,能让它物化;让物化的东西又影响人的心里,让他内化;最后达到健康目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它是要产业化;作为公司、研究院来说要赚钱,怎么赚钱?——所以说,这是很复杂、很艰难的问题,需要投入。

  不管怎么样,我们中国人是把身心看为一体的。俗话说“说治病先治心”。咱们都知道北方人有句话叫“气死人不偿命” ,我不知道外地的朋友知道不知道。动刀、动真格的杀人要偿命,气死人不偿命。气死人无证据可查,证据在哪里?证据就在被气死的人脑子里。“既生瑜何生亮”,周瑜是因为生气直致最后吐血而死的。他脑子里怎么看到诸葛亮这么聪明?周瑜本来自认为天下第一,出了个诸葛亮超过自己,这就郁闷了、就出事了。如果当时有高明的人给他讲讲当中的哲学,说人类天生就是狂妄的、65亿人无一人幸免,也许结局就不会是这样了。

  今天不是讲《狂妄学》。我就举例子说,妈妈教育儿子,“你这么做不对!”——这个对不对标准是谁定的?妈定的!她自认为我要求你下了学去学奥数去,下了学去弹钢琴去,这绝对真理。天下真理多了,一定这样吗?一定这样有益于孩子成长吗?自己脑子一想,这是真理,这就是狂妄。认为我在这行老大,就是狂妄。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有的人就因为狂妄而得病。当然,按照史书《三国志》说,周瑜不是因为和诸葛亮斗气死的。至少《三国演义》是这么说的,戏也是这么演的,咱们就拿他做为例子。这有一好处,说周瑜不得罪身边的人。包括我在这里讲,都可能代表“狂妄”。我自认为中医的优势、优点——身和心的关系是如此,是不是?我不敢说。我在这里振振有词,还提高了音调,说明我有点狂妄……

  关于治身,千百万年来人们一直在研究已病如何治?今天我们发现古代的药方、出土文物、草药的残留,都证明中医在古代就很发达了。关于治心呢?中国人自古也有了很深的研究。归纳起来,我认为起码要让人知道人之真正成为人的道理,需要自己了解自己。人生每个人都有一种境界,但是境界有低有高。我过去曾经把人的境界分为三个层次。后来想想,不够啊!我得出人生有四个层次的结论。第一个层次是自然状态的层次。例如小孩子饿了就哭、打针就哭,妈妈逗逗他、点点他或者给他做个什么动作他就会笑,这是自然的境界。因此道家强调“赤子”的概念,孩子一生出来满身通红啊,赤子。什么欲望都没有,他有的只有生物的最初状态,起码的需求就是吃。——老子认为这是最好的。是不是?道家并不是让大家都回到襁褓当中去,而是说人应该保持一种状态,它所说的一种“赤子之心”已经不是小皇上躺在妈妈怀里的那种赤子之心了,而是经过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又到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后面这个“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已经不是当初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人声境界已经升华了。我觉得“看山是山”是古代高僧的功夫,就是道佛相通。

  那么今天我们有很多人,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我说一个手机短信的段子,这丝毫没有歧视、轻视的意思。有人在黄土高坡上看到放羊的人,说你干嘛要放羊啊?挣钱!挣钱干嘛啊?盖房啊!盖房干嘛啊?娶婆姨啊?娶婆姨,为什么娶婆姨?生娃啊!哦,生了娃,将来你娃让他干什么?放羊啊!他放羊为什么啊?挣钱啊!挣钱干嘛啊?盖房啊!盖房干嘛啊?娶婆姨啊!娶婆姨干什么?生娃啊!_这都是属于人的自然状态,还没有进一步去思考我是谁?我是什么?我是社会的一份子,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离不开整个的社会。我今年三十岁,有人生出来活到三十岁是我供给社会粮食、羊肉等等。同时我也应享受社会对我的供应,你就和社会不可分。到这个境界他再放羊,境界不同了。他除了放羊还会主动做一些好事情,这就进入了道的境界。

  ——这还不够。社会上总有一部分人爱仰望湛蓝的天空、或者星光熠熠的夜空,喜欢看大海,喜欢观察草木虫鱼的生长和生活。忽然有一天感悟到,原来人和草木一样也有生老病死、也要传宗接代。但是植物和动物遗传的只是它们生物性的基因。人是有智慧的动物智慧对人生的参悟、你做人的准则、以及我的学问、我的技能也要传下去,怎么办?所以人被困在这里了。我们与草木一样是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因此要爱护草木、爱护虫鱼、爱护大山、爱护大海。谁说森林里面的树跟北京的没关系啊?我曾经在一个环保论坛上讲过这样一句话,“当森林里的第一棵树被砍倒了,人类诞生了。因为猴子、猩猩不知道砍树。当地球上最后一棵树倒下了,人类就灭亡了。”为什么?因为今天的我们所喝的水、我们吸的氧,都是植物给的。有森林才有地表水和地下水;当地球上没有森林了,大洋的蒸气因为云遇到冷空气降到地上,瞬间就可以从昆仑山很快流进大海。天不再下雨了,再过几天水就没了,这么快的地表水流不可能渗透,因此地下水慢慢的也就枯竭了。没水了,人不灭亡吗?好,人到这个个境界,是最高的。我认为这是化一的境界,就是人和水就化为一体了。

但是在自然的境界,到道的境界还有个中间环节。人有他自己的生物欲望,这就是《孟子》这本书上写的“食色,性也”。不吃,无法保存我的个体;无性,种族不能延续。所以低级动物都知道交配,就为了物种延续啊!但自然的境界到一定的程度,个人需求就要跳出维持自己生存和自己家族、人类延续的需求,那要去想我怎么吃的比别人好,穿的比别人好,我的存款一定要比别人多?同班同学毕业后在一个公司里工作,他们俩买一幢别墅,我一定要想办法买两幢。他那车是一百万元买的,我的就要买五百万元的。这就是人类创造的一个词“欲”,“欲望”的“欲”。这个“欲”不是生命本身的“欲”,而是超出了自己健康生活需求的“欲”。这个“欲”可能是利己而不损人,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就是要损人而利己。靠两手勤奋劳动,别人还住着草房、砖瓦房,我盖了两层小楼,这无可厚非啊!是自己的积累啊!但是社会复杂,有人要靠损人而利己啊!不管是损没损人?这个境界是一个低浅的境界。

  ——所以总起来说,人有自然境界、精神境界、道德境界、化一境界等四个层次。

  后来我在思考,但没敢说出来:我又不是干哲学的,我是搞语言学的啊!我看到了冯友兰先生70多年前写的东西,他就把人生境界也分成四个层次——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人境界。他的划分标准有两个跟我一样。这个“自然境界”我用他的词,本来我找的措辞是“原始境界”。

  好了,我为什么要讲中华文化的这一点呢?这是人类很多病症损伤健康,常常是因为功利境界导致的:当了科长想当副处,当了副处想升正处,升了副处惦记着做副局,做了上尉想升到少校,升了少校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升到中校……这里,有些是正常需求。比如,因为根据部队有关规定,在北京当兵的人,职衔不到营职的不能有随军家属。——这样长期单居也不是个事啊!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不管怎么样,这种境界是一个功利的境界。人一旦进入功利的境界,欲望是无止境的。买了五栋别墅、三辆名车、娶了个模特,生了个娃娃也很漂亮。于是发现,早出晚归,一礼拜见不到孩子的面。不,是孩子见不到他的面,他可以到小床边看看。于是自己就会想想:从大学毕业后到现在,我除了业务呢,几乎没看几本小说,连电视怎么说的也不知道。整天就在电脑前,颈椎也有毛病了,有时候发现心脏也不大好了,终于发现有钱买不来幸福。看看大街上那些衣着随随便便的小两口、俩人食指紧扣、钱包里又没有多少钱,走到大排档那儿,要俩小菜吃着,聊得挺欢快!——哎呀,什么时候能过这种人生?但是,不行!别墅名车,老婆孩子,以及公司里下一个更高的职位还在向他招手,还得去拼搏。——人总这样想,能不得病吗?

  跟大家透漏一点信息,一个心脏病的专科医院近年来发现,由于心血管病猝死的患者年龄在不断下降,以40多岁为主了,个别节假日达到50%以上。需要做支架和搭桥的患者年龄也在下降,也是以45岁为主。一位心血管堵塞猝死的最小年龄达到二十几岁。再看看病例,统计一下。作为统计学的研究,发现三分之二死者是企业界的,当然也有些中层干部。

  ……我占用的演讲时间太长了,我现在回来。(现场听众热烈鼓掌。)

  听到这个掌声,我听到了大家对我的原谅,也听到了大家的心声:“你快下去吧”。哈哈!(现场听众更加地热烈鼓掌、欢笑。)

  这个论坛的主题王雁女士提出“以人为本”。但是我希望,这个“人”,应该是用中华文化的眼光去看它,不要用西方的哲学、医学的眼光去看它。“人”不是赚钱的机器,他是美好生活、健康生活的创造者。

  所以现在既然提到了王雁女士了,请允许我在演讲的后一部分就王雁女士说几句话。

  北京有一个全国性的文化组织叫做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它的前任会长就是我们所尊敬的肖克将军和我们尊敬的费孝通教授。费老倡导“美美与共”,这里悬挂的标语里就有他的话。后来,我接任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现在已经连任二届会长了。王雁女士就是我们研究会的一位常务理事。今天炎黄文化研究会举办《炎黄春秋》杂志创办20周年的纪念仪式,他们也邀请我去致辞。我最终决定到这里来,和王雁女士以及在座的专家们交换一下意见。

我认为作为景藏的研究,应该是有容乃大。当然,可能立足点是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但是也不能拒绝西方文化。虽然西方的医学哲学有它的不足,但是要承认人家的长处和成就,那也是千百万人研究的结果,很多研究成果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是有效的。但是,这要以中华传统文化为基础,首先有个我、以己为主,然后不拒绝吸纳任何外来的好的东西。

其实,何止是大西洋、太平洋文化的医学、养生学,东南亚的、西藏的,乃至非洲的,世界各地都有好的东西。人类能在那里生存、繁衍,就证明他们有他们的绝招,有他们的长处。当然,把非洲丛林、巴西丛林,或者热带雨林里的东西拿过来,并不一定适应我们。因为我们这里没那么热,没有那么多的氧气,也没有那么多的湿润。我的意思是,以中华传统文化为基础,但并不等于拒绝其它。——这是我要说的一点。

  第二点,现在我们在各行各业都遇到一个共同的问题,这就是学者们研究的学术结果,如何让他们大众化、生活化?其中,包括中华养生学的大众化、生活化问题。中华文化确实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这种文化应该是我们海峡两岸人民共享的。

  我在做海峡两岸文化沟通工作的时候,我们都共同面对着同一个挑战。这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智慧怎么继续开掘?开掘成功后,怎么转化为老百姓日常生活所奉行的东西。特别是在当下,西方强势文化的渗透,已经把两岸的青年、少年毁坏了很多。多元是要包容,但不是每一元都是优秀的呀!因此,怎样普及、推广是个问题。

  第三点,“中国国际商会健康产业国际论坛”和“中国景藏健康投资国际论坛”这两个论坛都是“国际论坛”,是在中国北京举办的国际论坛。哪能只来几个国家的专家就算“国际论坛”了?在我看来,真正的“国际论坛”没有十个以上国家的专家参会,都不叫“国际论坛”。中外之间的比例不到一比一,也勉强、也可以。既然打着这个“国际论坛”的旗号,就应该逐步朝这个目标前进。

  ——现在到时候了,中华的养生科学应该走出去了!

  大家都知道近些年我们的汉语走出去了,步伐很快。现在,在全世界已经创建了384所孔子学院和400多个孔子课堂。我说的数字是不准确的,因为统计数据每天都在变。现在还有400多家世界各国的大学在排队,等待能和中国的一所大学共建孔子学院。大概到明年年底,我们的孔子学院能建到500所。联合国的成员国共193个,现在中国已经分别在101个国家创建了孔子学院。到明年年底,可能达到110个国家。当我去巡视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的时候,外国的政要和外方院长,几乎用不同的语言跟我表达了同样一个意思:“我们所需要的最终不仅仅是一个语言。语言只是一个工具,我们的目的是要了解中华文化。”孔子学院总部在国家各个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正在加强快走出去的步伐。但是它是有政治风险的,有许多国家对中华文化的态度是一种防御和抗拒。你讲文化,他认为你是输出价值观。但他不说,他的电影、他的专家来讲演,包括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来讲演。他的教师,天天、月月、年年在向我们输出价值观。——那么,我们的文化怎么样输出去才不会被误认为、或者扭曲为价值观的输出?

    我想到了两件事。第一件事,中国的茶文化走出去。英国的立顿茶,仅仅一个公司,它在全世界的销售额相当于中国全国1000多种茶叶的总销售额。但是我看着立顿茶,我可惜了这种茶:按工业化、标准化制作,你在非洲喝的是这个茶、你在日本喝的是这个茶、,你在美国喝的还是这个茶,没有变化。茶这个东西是天人合一的,味道应该是不一样的,是根据不同的采摘地方、不同的生产地方,顶尖的牙尖和二茶和三茶的品味是不一样的。明前茶、雨前茶、后来采摘的茶,泡出来的味道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就有不同的功效。有些人不适宜喝绿茶,有些人不适宜喝红茶。你把西湖的龙井、太湖的碧螺春送给我们藏族同胞,他们在高原上喝了不行,解决不了问题呀!他们必须要喝浓茶,经过煮制,加入青稞、马奶之后,他们所吃的肉食,才能够消化。再有,高寒地区能抗氧。那个地方你让他硬喝碧螺春,非喝出胃病不可!——英国人把茶叶碾碎了装在袋子里搞标准化,那不是在享受茶,那是牛饮!所以说把我们的茶文化走出去,任重道远!  

    第二件事,就是中医和养生文化走出去的问题。为什么?和茶一样,中医本身是中国哲学的活样板。但是,这里遇到了极大的阻碍。第一,茶文化走出去,能讲清楚茶文化的没有多少人,现在做那种非茶文化艺术表演的人却很多。(模拟茶艺表演动作,现场听众掌声回应。)——那不是茶文化!同时饮食的习惯很难改变,喝立顿茶喝惯了,泡一泡、加点奶,这边喝着茶,再吃点糖果。下午茶,你让他改喝味道清淡,甚至带点苦涩的,那他不喝;但至少可以让他明白其中的道理呀!

  中医,更困难!为什么?中医是一个人开一个方子。比如说,我拿我们周友良将军开个玩笑。周部长说我牙病,好!开始吃止疼片。验血,血小板比较低,配点阿司匹林。李重庵先生来了,经过检测,发现血小板一样比较高,吃点阿司匹林。于平部长来了,牙疼。上牙看看,好,开始吃阿司匹林。王雁女士来了,说牙疼,不行了,你的这个牙,没救了。拔掉!牙就拔了。李燕杰教授来了,这边牙疼,一看,没救了,拔掉。——西医一个方子治疗所有的同类病!但是中医不是这样,中医的成药也有,但是真正常见的还是方剂,通过望闻问切后再给你开个药方。李主席和周将军患同一个病,但给周将军和李主席开的方子并不一样。而且吃过药后,过了十天,还得号号脉、望闻问切后,再给你改方子。——这就碰到问题了:我们的草药要按西方的方法提纯,要把草药做全面的检查。中药一提纯,药效效果下降了!因为同样的草药,除了用它最主要的成分以外,它的次要成分也在起作用。你把它的辅佐部分砍按掉了,光剩它,没意义了,光杆将军打不了仗。再有,一化验:坏了,里面有重金属,不行,不能使用!你给他解释,说我这个中药是君臣佐使,需要有重金属配合的,我这味药材就是防止重金属发挥副作用的、给他相生相和了。——西医回答是:那不行,法律上通不过!

  ——因此,中医真要全面走出去,困难极大!而西方国家几乎都有全民医保。如果他们不承认,中医就不能进入医疗保险的报销名单。没有报销,那就很少会有人采用。为什么针灸开始在美国、德国发展起来了?因为不涉及我刚才说的那些问题。但也遇见了新的困难:放到电子显微镜下查看,经络在哪儿哪?显微镜里没有显示。测试仪器没有显示,它也灵验?——我讲我们不能停留在功利的境界。我们中医走出去、赚大钱的是草药呀,因为这是他们所需要的。因为国家要生存、医生要生存,他们首先需要赚钱要活自己。但是着眼于这个就容易制造思想对立了。我们要理解西方,理解他们的思维所走的道路,这就是现状。但是通过企业化运作,向西方宣传我们的中医养生文化,能让敢于吃螃蟹的人试试,这样中华文化的养生哲学、中医就会为世界做出贡献。中国人讲究天人合一,中国人的人生境界应该进入到化一的境界了。如果用冯友兰先生的话说,就是天人的境界。美国2.95亿人、非洲的7亿人、欧洲的4亿人,和我一样是天地之子,我们一样关心你。但关心你、奉献你,你不要,那是你福分未到、不能享受。我想应该让世界人民享受中医。喝挺苦的草药,怎么叫享受中医?——因为“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才治已病。”不管是治未病的、欲病的、已病的,都是要你更加健康。只要健康,那不是享受么?

  ……我不再占用时间了,听说王雁女士要汇报15年来的研究成果。我有一点希望,就是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能够用更加宽广的眼光、更多的精力和财力,投入到对中国文化内涵的研究上去。这样,就名副其实的是“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

    为什么我三、四次提到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我总是停一下,因为我想读准它的发音。虽然认识王雁女士、在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上相处已经好几年了。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两个字该怎么念?这个“景”,也读电影的“影”音。中国古代没有电影的“影”字,就是一个“景”的代表。我们说景山就是影山;如果说影响,就写景响。“景”是什么意思呢?上面是个“日”,当然是太阳。下面是个“京”,京的意思就是大。京师、京都,就是大都。我们说京都和大都是一个意思。为什么“景”字这么造型?太阳光,它笼罩的地方。在创造文字看来,就是最大的地方。有太阳光,有地,就有景。那么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假如这么理解,那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就是大。“藏”呢,也有两个音,一个念隐藏的“藏”音,是动词,藏起来的意思。另一个发音念西藏的“藏”音,是藏起来的意思。因此,如果要是读yingzang的话,那就“大的宝藏”。——“大的宝藏”什么意思呢?那就是我们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也是可以造福全人类的中华医学和养生科学。谢谢!

 

相关链接:“中国国际商会健康产业国际论坛暨中国景藏健康投资国际论坛”在京召开

 

 
北京赛诺威投资集团 © 2008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