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景藏文化 新闻中心 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 景藏健康产业基地 健康园丁 汇慧会 健康咨询 健康评估 景藏健康公园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景藏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景藏新闻

新闻导航


台湾致函确认王冠英为冯玉祥的少将军医

更新日期:2009-3-9 12:19:05  


    2009年3月6日,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首席健康科学家王雁女士收到一份来自台湾的传真文件,确认她的父亲王冠英先生生前为冯玉祥的少将军医。

    这封由台湾黄埔校史馆于2009年3月6日提供的文件证明,王冠英先生曾担任民国政府时期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将军的随身医师,军阶少将。籍贯为河南省的王冠英因医术高明,曾经任职黄埔军校洛阳分校军医队长。

  

由台湾黄埔校史馆提供的王冠英将军身世证明

    王雁女士接到这封父亲身份证明的传真后,激动得彻夜未眠。根据她的回忆,王冠英将军在她3岁时就去世了,父亲在她脑海中的形象一直是模糊的。家族中传说,她的先父运用传统中医的疗法,调理好了冯玉祥将军母亲的痼疾,也因此增进了冯玉祥对中医的好感。冯玉祥为了挽留即将回家照料母亲的王冠英,破天荒地任命王冠英为“少将军医”。冯玉祥将军的女儿冯理达将军生前在与王雁女士的交流中,也认同这种说法,并一再表达了冯氏家族对王冠英将军的感激之情。

    王冠英先生作为冯玉祥先生的随身医师,其医德、医理、医术、医效,肯定会影响冯玉祥对中医的态度。那个时期,从北洋政府到民国政府都在国家政策层面打压中医事业的发展。而冯玉祥恰恰是那个历史时期中,少数坚定支持中医发展的政府高官。

    据史料记载,1912年,北洋政府公布《中华民国教育新法令》,公然将中医教育排除在国家医药教育系统之外,此举引发了中医近代史上首次抗争请愿活动。

    1929年2月,南京政府卫生部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通过了由留学日本的余云岫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该提案计划在二十世纪中期,通过国家制度化的方式,系统地消灭中医。此举遭到中医界的抗争。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南京政府被迫暂时搁置此案,但对中医界采取歧视、排斥政策的做法从未终止。甚至诸如梁启超、胡适、鲁迅等一大批留学海外的文化名流,也加入了打压中医的行列。

    1931年1月,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又以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不符合法律强令解散,再次激起中医药界的愤怒。2月1日,中医界在上海召开临时代表大会,有17个省市等223个团体的457位代表参加。这时的中医界已清醒地认识到行政地位的重要性,于是明确提出中西医平等待遇,中医参加卫生行政,中医药改称国医国药,编纂中医药辞典及教科书等,并再次派代表到南京请愿。这次请愿的规模和声势较前一次更大。

    1935年4月,冯玉祥从隐居的泰山再次出山做事,被蒋介石授予陆军一级上将军衔。同年12月,他以蒋介石答应实行抗日为条件,在南京出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1935年11月召开的国民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以冯玉祥为首的82名代表提出:政府应对中西医一视同仁,尽快公布《中医条例》;国家医药卫生机关增设中医;允许设立中医学校。

    1936年1月22日,几经磨难的《中医条例》终于正式颁布,标志着中医在医药卫生系统中取得了合法地位。一场“取消中医”的闹剧最终以失败收场。

    可以说,中医事业有今天的发展格局,中间多少有王冠英将军的努力。

    这份由现任台湾、中国统一建设促进会理事长戴德斌先生多方努力,才寻到的王冠英身世证明文件,为景藏健康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份意味深长的历史传承依据。

文/  曾力

 

 
北京赛诺威投资集团 © 2008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